用户名:  密码:用户注册|取回密码
小说首页游戏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都市小说仙侠小说历史小说科幻小说

第四章荒漠月

到达龙门已是一个月之后的事。相对于之前游山玩水一般的速度,一个月从成都赶到龙门,累死了不知多少好马。莫雨从来不管这些,穆玄英自知没资格置喙他的举动,因此也没多说话。尽管如此,二人到达客栈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

好在客栈老板娘是个精明的女人,就是深夜也从不关门,因此每天都能赚得盆钵满满。

客栈门口,穆玄英很自觉地下马上前敲门。以身后那人的脾气,别说他从来都懒得动,就算他真的来叫门,恐怕也是用脚说话的。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小二开门时都没来得及收回脸上的笑容。好在他天生就是一张笑脸,因此在愣了一瞬之后就反应过来,冲那小二一抱拳道:“小哥,我们要住店。”

小二探出脑袋将两人打量一番,见不是什么歹人才颇有些不情不愿地侧开了身子:“进来吧。”语气不能说好。

穆玄英不动声色地皱皱眉,只盼望身后那主儿可千万别因为这个发疯,不然以他现在的能力还真压制不住。

好在莫雨也只是冷冷瞥了小二一眼,马都没下直接跃了进去,扬起的沙尘扫了小二一脸,呛得他连连咳嗽。

“你!”

“我什么?这是对你的惩罚。”莫雨调转马头,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小二,“你这副态度对待客人,我若是向你老板娘告上一状,你以为你还能待的下去?”

穆玄英左右看看,无奈地摇摇头,转身走向客栈唯一明亮的房间。站在门口迟疑片刻,最后还是抬手轻轻敲了下门,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半老徐娘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把团绢扇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穆玄英连忙将手放在身侧,脸也侧到一边不去看她,双颊有些晕红:“老、老板娘还是、还是穿好了衣服再说话的好。”

赛金花却是双眼一眯笑得更加灿烂,手臂一伸勾住青年的脖子,感觉到手下的身体微微一僵后调了调姿势,心中笑意更深,脸上也不觉带了点调笑的味道来:“小郎君好生俊俏,看着真是讨人喜欢。”说着,纤细白皙的手指划过他的胸前,挑逗意味十足。

穆玄英这下真的僵硬了,但碍于身上这人是个女人不好动手,只能轻微挣扎着推开她的手,尴尬的笑笑,后退两步到一个自认为十分安全的距离道:“老板娘,我们要住店。”

“哎哟,叫我金花就成了,老板娘这个称呼也太见外了。”绢扇一挥,清雅的香气扑鼻而来,穆玄英却被刺激得弯下腰呛咳不止。赛金花见状,收回绢扇半遮了一张美艳的脸,垂了眸子若有所思。

穆玄英止住咳嗽,满脸通红地抬头笑笑:“抱歉,我这人闻不惯脂粉味,不是故意的……”似乎觉得自己越描越黑,小青年挠挠头,有些苦恼该怎么解释。

赛金花噗嗤一声笑出来,凑上前去捏捏他的脸,道,“你这模样,跟我弟弟挺像的。来吧,不是要住店么?呃,就你一个人?”

“啊不,两个。”穆玄英被这忽然转变的态度吓了一跳,听到问话反射性回答,然后才后知后觉回头看看,只见那人还坐在高头大马上俯视着小二,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不由觉得好笑,“只是,我这位……呃朋友,似乎跟小二哥相处的不好啊。”

赛金花也只是瞥了眼小二,美目一寒,冷笑着走了上去,一扇子扇了过去:“你又活腻歪了不是?你自己说说你这个月气走了多少客人了?现在还想给我惹事儿是不是?”

“老板娘,这人身上带着血腥,不能让进!”小二急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穆玄英本来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闻言眯了眯眼,脸上带着轻浅的笑意走了过去,握住小二指向莫雨的手指,微微施力:“小二哥,看不出你还是个半仙?那你来替我看看,我身上是不是也带着血腥不能住店呢?”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眼底却是一片嗜血的冰冷。小二对上他的双眼,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见他这样,穆玄英轻蔑一笑,松了手又是那副温润儒雅的模样,“小二哥,还劳烦你为我这位朋友安置一间上房。”

小二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灰头土脸的带着人挑房间去了。莫雨临走瞄了眼神色不变的青年,一语不发。

不一会儿,原地就留下穆玄英与赛金花两人。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把玩着扇子,美目一挑笑道:“小郎君原来是个练家子,就是不知道有没兴趣帮我个小忙啊?”

穆玄英腼腆的笑笑:“老板娘请说,在下定义不容辞。”

“很好,”老板娘掩唇娇笑一声,手指指向东南方向,“那么你就到那边的沙丘帮我赶走那群野狼吧。”

穆玄英敛下眸子想了想,点头答应了,走时也只要了一壶水。

目送着青年有些消瘦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老板娘这才抬了眼眸看向二楼打开的那扇窗子,笑道:“你现在想过去也不迟。那边可不光有野狼,还有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强盗。也不知他们怎的如此肆无忌惮,看来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啊。”

莫雨低头看看她,咣当一下关上了窗户。老板娘也不在乎的耸耸肩膀。这副样子是做给谁看得?反正真出了事,伤心的也不是她。爱怎的就怎的吧。

穆玄英一路疾行来到沙丘上,果然发现成群的石狼正朝着客栈的方向奔跑。巨大的圆月下,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好命先生bt种子下载汗毛倒竖。穆玄英搓搓手臂,抽出腰间长剑随手挽了个剑花,冲着头狼一剑砍下去。温热的血液溅在他脸上身上,让他那张温润的脸庞变得有些狰狞可怖。鼻翼间闻到血腥味,穆玄英的眼神蓦地一变,双眸竟隐隐约约有了变红的趋势!若是莫雨此时在旁,定会大吃一惊——这分明是他血咒发作时才会有的症状!

反手一剑刺进从背后扑上来的狼的肚子,剑尖一甩将尸体扔了出去。狼群闻到血腥味儿,一拥而上将尸体啃了个精光。穆玄英皱皱眉,压下从心底蔓延出来的暴虐,横剑一划,剑光所到之处便是尸骨成堆,狼血带着动物的膻腥弥散开,穆玄英被这味道刺激的后退一步,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极了。

忽然身后传来呼呼的风声,穆玄英猛地转身,抬手横剑好看的爱情动漫有接吻。只听当的一声响,一把大刀被青年架住,停在青年颈间三寸的距离。

“你是何人?”那人面目狰狞,力道很大,双眼布满血丝,看样子恨不得将人撕碎了吞进肚子里!

穆玄英问一声没得到回答,心里也颇为烦躁,当下一抬脚,直接踹上对方的肚子,竟将那人高马大的汉子踹的滚了好几圈,最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穆玄英直起身子,低头注视着尸体良久,周身散发着巨大的威压。他回眸,冷冷一笑,双眼已经完全变得血红:“真是的,本来不想这么做的……”说着,他反手握剑,直接跃进已被他的气场吓呆的狼群之中,快速狠厉地重复着劈砍的动作。

不过小半个时辰,狼群只剩下几只小崽子。穆玄英盯着它们看了一会儿,冷着脸收回了剑,眼中血色也渐渐消退重回一片温润晶莹的黑亮。他抬袖随意擦了擦脸上的血渍,取下腰间挂着的水壶,仰头灌了一口,冰凉的液体刚刚入喉就被他喷了出来。

莫雨一个闪身躲过水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原来你这么好的本事?”

“我……”穆玄英见到来人行政伦理学案列分析及答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江湖上传言他少年得志,端的一派温润君子的作风,可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在外人眼里如同玉菩萨一般的青年竟然会有那样嗜血的表情。莫雨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家伙真的感兴趣了,唔当然,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其实还是因为那一点点诡异的熟悉感。总觉得,这个人就本该是护在手里好好宠着的。

见对方支支吾吾不知该做何解释,莫雨也没逼他,漫不经心地扫了眼四周,除了血还是血,当下便皱了眉:“回去了。”

穆玄英却摇摇头:“再等一会儿。”

“等什么?”

“我想看看大漠的月亮。”穆玄英轻轻一笑,“曾经有人对我说,要带我看龙门的月亮,只是他食言了。”说着,青年坐了下来,微微扬起头,注视着天边的圆月,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想去触摸,“果然,大漠的月亮就是比中原的好看,仿佛一伸手就能够到似的。不想中原的月亮,冰冷无情。”

莫雨默然不语,跟着他一起坐到血泊中。

看了不知多久,穆玄英忽然身子韩雯雯av一软向一边栽倒。莫雨眼疾手快,下意识将人接住,动作熟练的好似做过千百次。

冰冷月色下,恶人谷少谷主神色莫名,缓缓收紧抱着青年的双臂。

穆、玄、英……

推荐小说: 三国战魂乱世锦谋恋上你的绝世容颜[瓶邪]咒命封“灵”夜枭冷后童养媳毒宠神医丑妃凉空之深(古风仙侠)少女黄金圣斗士之守护纱织[射手座传说]天价诱饵【全本】